网站首页| 资中县| 经开区| 网络电视| 新闻中心| 内江新闻| 国内国际| 房产| 旅游| 教育| 美食| 汽车| 医卫| 体育| 娱乐| 团购| 囧图|

中部、东北银行业不良贷款率超沿海 最高逼近5%

【发表时间:2019-12-02 09:58:08 来源:】

  杨佼

  [中部、东北地区的银行不良贷款确实进入了集中暴露期,但就规模而言,银行贷款风险最大的地区应该还是浙江、山东等沿海地区]

  困扰着各家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,正在从江浙等沿海地区,向中部、东北等地区加速扩散。

  虽然规模仍然相对较小,但中部地区的河南、山西,以及东北的吉林、黑龙江等省份,2015年底的不良贷款率已经超过江苏、山东、浙江等沿海地区。监管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2015年底,河南、山西、吉林、黑龙江四省的不良贷款率均超过3%,其中,山西省已经达到4.75%,吉林省也已达到3.68%,黑龙江省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为3.6%,与三季度持平,但比年初已经下降了0.2个百分点。同期,江苏、山东、浙江、宁波等省市,不良率最高的达2.6%。

  此外,另一个不良率超过2%的省份中,云南去年也在上升之中。截至去年底,云南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459.14亿元,比年初增加241.91亿元;不良率2.16%,比年初上升1个百分点。

  “出现这种情况,并不能说明中部、东北的情况比沿海更严重,而是要看基数。”有业内人士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,从不良率、不良贷款增速来看,上述中部、东北地区的银行不良贷款确实进入了集中暴露期,但就规模而言,银行贷款风险最大的地区应该还是浙江、山东等沿海地区。

  中部、东北不良率超沿海

  江西银监局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去年底,当地银行业总资产为3.22万亿元,总负债为3.08万亿元,新增不良贷款余额则达159.9亿元,不良率比年初上升0.57个百分点,但不良贷款余额、不良率的详细数据则未披露。

  可以肯定的是,江西银行业去年的不良率至少已超过2.4%。2014年底,当地银行不良率约为1.9%。据此计算,截至去年底,其不良率已达到2.47%。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数据显示,去年同期,当地金融机构本外币贷款余额为1.85万亿元。由此可知,截至去年底,江西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近460亿元。

  江西的情况并非孤例。根据监管信息,去年三季度,内蒙古不良贷款率为4.28%。而迄今为止,全国已公布的辖区银行业2015年统计数据的10多个省份中,河南、山西、吉林、黑龙江四个省份的不良率超过了3%。

  河南银监局数据显示,截至2015年9月底,河南银行业不良贷款1002.54亿元,比年初增加529亿元,不良率则达到3.2%。根据今年初召开的河南银行业2016年监管会议披露,去年底该省银行业不良率有所下降,但仍达3.01%,规模接近千亿元。

  吉林、山西两省的情况更为严峻。吉林省银监局统计数据显示,去年底,当地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563亿元,同比增加58亿元,不良率虽然比年初下降0.29个百分点,但仍然处于3.68%的高位。黑龙江省银行业去年末的不良贷款率为3.6%,虽与三季度持平,但比年初已经下降了0.2个百分点。

  在上述披露了具体数据的地区中,山西的不良率处于最高水平。去年同期,山西省银行业总资产3.62万亿元,但不良贷款规模已经迫近千亿元大关。截至去年底,山西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881.6亿元,同比增加123亿元;不良率环比三季度下降0.18个百分点,但仍达到4.75%。

  从地域上来看,江西、山西、吉林等省份,基本处于中部、东北地区范围内。虽然总体规模相对较小,但不良率方面,河南、山西、吉林、黑龙江都已超过浙江、山东、江苏等地,更是远超全国平均水平。

  根据银监会此前数据,截至去年底,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突破万亿元大关,达到1.27万亿元,较2014年底大增51.2%,不良贷款率为1.67%,比2014年底上升0.42个百分点。

  与此同时,广东、江苏、山东、浙江等经济大省的情况显示,虽然不良贷款增速、不良率多数高于全国平均水平,但仍远低于山西、河南、吉林、黑龙江等地。其中,浙江银行业去年底的不良率为2.37%,山东为2.06%,江苏则为1.47%。

  实际上,目前已经披露银行业数据的省市中,去年底不良率超过2%的,总共也仅有10个省市。除了上述地区,河北、宁波银行业截至去年底的不良率分别为2.08%、2.6%,也低于山西、河南、吉林、黑龙江。

  商业银行不良贷款迁徙变化从上市银行年报中也可见一斑。中信银行年报就显示,2015年不良贷款构成中,中部、西部地区是不良率上升最快的地区。其中,截至去年底,其中部地区不良率为1.49%,同比上升0.36个百分点,增幅接近33%,西部地区则为0.78%,同比上升0.34个百分点,增幅接近80%。

  平安银行2015年年报数据显示,该行包括部分中部省份在内的地区,截至去年底的不良率达到1.62%,同比上升了1.14个百分点,增幅高达240%以上,增幅远超其他区域同期水平。此外,交通银行在年报中也表示,2016年,风险有从产能过剩矛盾突出的产业链,向下游行业扩散,从东部沿海地区向中西部、从小微企业向大中型企业扩散的趋势。

  中部、东北“不良”进入爆发期?

  河南、山西、江西等地,不仅不良率居高不下,去年的不良贷款增速也明显高于往年,总体上呈现快速扩散的迹象。

  最为典型的是河南省。根据河南银监局数据,去年8月底,辖区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1002.5亿元,比年初增加529亿元。这意味着,在2014年底,该省不良贷款为473亿元左右,而去年仅前三季度增幅就高达112%左右。

  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统计显示,截至去年底,河南全省银行业贷款余额3.14万亿元,按3.01%的不良率计算,同期其不良贷款余额已达950亿元之巨,比9月底减少了52亿元,但全年增量仍达477亿元左右,增幅超过100%。

  江西的情况或更为严重。2014年底,该省银行业贷款余额为1.55万亿元,按1.9%的不良率计算,同期其不良贷款余额约为300亿元。到了2015年底,这一数据已变成460亿元,增幅达到53%以上。

  浙江、山东同期的不良贷款增速明显低于上述地区。2015年底,山东银行业(不含青岛)不良贷款余额1219.8亿元,比年初增加223.9亿元,同比增加约25%。同期,浙江银行业(不含宁波)不良贷款余额1808亿元,增幅约30%,均低于山西、河南等地。

  “出现这种情况,并不能说明中部、东北的情况比沿海更严重,而是要看基数,不良贷款增速快、不良率高,与这些地区过去的银行贷款基数小有关,一旦暴露,不良贷款增速、不良率会快速上升。”华北某股份制银行高层人士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分析。

  另一家股份制银行中层人士也认为,江浙、山东等地的不良贷款暴露较早,绝对规模也比较大,反映在增速上,幅度就不会太大。但实际上,浙江、山东等地的不良贷款比以前增加得更快,规模也比前几年大,情况应该比中部、东北更严重。

  “从产业结构上来说,山西、山东、河南、吉林这些地方有相似之处,都是以重工业、能源业为主,但能源业的困难,从2014年才开始明显体现出来。”该人士认为,由于风险暴露相对较晚,上述地区的情况看起来更为严峻。

  未来风险几何

  根据银监会此前数据,截至2015年底,除了1.27万亿元不良贷款,全国银行业还有余额高达2.89万亿元的关注类贷款,其规模达到同期不良贷款的2.1倍以上。

  “这是一个需要特别关注的现象,作为银行资产质量的一个缓冲手段,关注类贷款也有劣变的可能。”上述华北某股份行高层人士认为,如果关注类贷款继续增长,并且有部分变成不良贷款,上述地区的不良率和不良贷款也存在继续上升的可能。

 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,山西、河南、吉林等地银行业未来情况如何,要从当地的产业结构进行分析,“未来几年企业的经营是继续恶化,还是会转好”将直接影响银行资产质量,从产业角度来看,上述地区的不良贷款,正在进入暴露期。

  根据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此前报道,2015年全年,19家上市煤企净亏损16亿~34亿元。而在此前的2014年,上市煤企还实现净利润391亿元。这意味着,这些煤企2015年一年利润就“缩水”了400亿元以上。

  作为能源大省,山西就深深受制于有“黑金产业”之称的煤炭业,当地经济走势也与上述数据相近。公开数据显示,2015年,山西省GDP仅增长3.1%,几近于“硬着陆”,增速比2014年还有所下降。

  “2008年以后,大量银行贷款涌入钢铁、煤炭等行业,但随着这些行业进入衰退期,还不上钱,银行的不良贷款必然大幅增长。”上述华北某股份行高层人士说,为了降低贷款风险,银行目前已经采取“压增量、减存量”两手抓,即严格控制新增贷款,并清收、压缩已发放贷款的方式,控制上述地区的贷款风险。

(责任编辑:钟庆辉 UN660)

更多精彩:
唯一小说搜索引擎 http://v1xs.com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