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| 资中县| 经开区| 网络电视| 新闻中心| 内江新闻| 国内国际| 房产| 旅游| 教育| 美食| 汽车| 医卫| 体育| 娱乐| 团购| 囧图|

视频巨头Netflix挑战电影行业:尚难分胜负

【发表时间:2019-12-02 11:46:54 来源:】

视频巨头 Netflix 挑战电影行业:尚难分胜负

  刘亚澜 7 月 16 日报道

  “《纸牌屋》不出所料继续全军覆没,好莱坞对新玩家的杀威棒打得露骨。”这是一年前高晓松对 Netflix 自制剧《纸牌屋》折戟艾美奖的评论。

  一年后,这家在 50 个国家拥有5,700 万用户的视频流媒体公司从电视剧领域放射到电影业,当然也不可避免地迎来了传统影业的新一轮杀威棒。

  Netflix 于北京时间今天凌晨发布了 2015 财年第二财季财报。报告显示,Netflix 第二财季营收为 16.4 亿美元,高于去年同期的 13.4 亿美元;净利润为 2630 万美元,比去年同期的 7100 万美元下滑 63%。对于急需扩大营收规模和盈利渠道的 Netflix 而言,进军电影行业势在必行。

  今年 3 月,Netflix 花费 1200 万美元购买的新片《无境之兽》(Beasts of No Nation)已经提供线上点播服务,公司在尝试进行影院同步网络上映时,却遭到帝皇、AMC、Carmike 和 Cinemark 北美四大院线的联合抵制。

  而原定于 8 月 28 日在 Netflix 和 Imax 同步上映的《卧虎藏龙2》被推迟到明年。包括 AMC、Regal Cinemas 等在内的顶级院线纷纷表示,将拒绝其在自家院线的播映。

  视频网站搅局电影业的征途刚刚开始,却已经遭遇来自四面八方的火力狙击。

  与传统院线短兵相接

  传统模式上,好莱坞电影有一个“窗口期原则”,也就是电影在电影院线上映 90 天之后才能在电视和网络上播放。正是这条规则保证了传统院线的收入。而此时,视频网站“同时上线”的企图无疑是对传统院线的挑战,是对他们利益的巨大伤害。

  Netflix 首席内容官 Ted Sarandos 曾在第五届中美电影高峰论坛上表明态度:“电影发行依然太过执着于老派的操作模式,这对消费者来说是不合理的。时间上的被迫滞后在法国和一些地区甚至被写入法律规定。于是我们决定,与其跟在电视后面买播放权,不如去做些什么来加速商业模式的剧变。” 而他坚信:“把影片各种发行格式严格区分开的时代必须要结束了。”

  相比于传统院线,网络发行的优势在于增加影片上映机会和增加长尾效应。美国去年拍了约 400 部电影,上映约 200 部。中国去年拍了 700 多部电影,上映的只有 200 部左右。 对于那些无法在院线上映的电影,网络渠道就是一个好去处。

  而视频网站的长尾效应更是影片的新金矿。IMAX 公司总裁理查德·葛尔方对《卧虎藏龙2》就非常有信心。他说:“在视频网站上,一部影片可以维持的放映周期远比我们想象的要长。”

  在视频流媒体上发行电影其实也不是新鲜事,不过在好莱坞眼中,只有影片在院线中必败无疑的时候才会考虑在视频点播平台上发行。当然,也有一些小院线对 Netflix 的电影计划并不在意。Alamo Drafthouse 院线负责人蒂姆·里格表示:“我会上映自己想放的片子,不会去管片方的发行策略是怎样的。”

  电影从业者态度并不明朗

  除了利益之间对抗的传统院线,电影本身的制作者们必将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。

  好莱坞影星和制作公司的片酬合约通常包括两部分:开机前支付给演员的预付款和影片上映后演员获得的票房分红。而后者的比重远远大于前者。以《地心引力》女主角桑德拉·布洛克为例,她凭借《地心引力》狂揽 7000 万美元,其中预付款为 2000 万美元,后期分红为全球票房 15% 的盈利,约 4500 万美元,其他的则是 DVD 等周边盈利分红。

  但在 Netflix 的游戏规则中,演员的片酬只有前期预付款,没有后期的分红。因为就目前来看,Netflix 的电影即便在传统院线上映,也只会是少数几家影院,这些影院产生的票房几乎是杯水车薪。在习惯了分红的好莱坞,要想让明星们放弃这笔巨额收入,是件难于登天的事情。

  当然,对于电影制作方来说,选择与 Netflix 合作就是选择了一场赌局。Netflix 不会有任何辛迪加式的节目销售,也就是说 Netflix 不会让制作方允许影片“一稿多投”或者在国际上进行分销。

  不过,Netflix 提供了优渥的预付款。如果电影没有大卖,这笔预付款足够保证合作方的利益。

  模式有利有弊,电影人对 Netflix 这种新模式的态度也因此南辕北辙。

  《狂怒》(Fury)导演大卫·阿耶(David Ayer)称,对于未来的项目,他“绝对”有可能被在线发行商吸引走。“我们观看内容的屏幕趋向手持型和便携型,”他说道,“这是商业的未来。”阿耶补充道,他希望在线播放平台会给予他与传统电影公司同等的艺术自由。

  而作家兼编剧内德·本森则表示“我仍然信奉电影院模式和看电影体验。”

  破局:自有电影+独立电影

  自有版权是 Netflix 的惯用手法。Netflix 曾将自有版权的美剧《纸牌屋》一次性放出,成了电视剧行业的“鲶鱼”。在电影行业,自有版权同样重要,这将为 Netflix 减轻很多负担。

  据估计,Netflix 对亚当·桑德勒每部电影的制作支出最高达到 4000 万美元。而这样的成本相当于 Netflix 从梦工厂等好莱坞制片商购买电影上映数月后的播放权的支出。由此可见,Netflix 走上自有版权的道路也不是空穴来风,而是对成本、自主权等方面综合考虑的结果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这一方面,中国已经走在了 Netflix 的前面。中国互联网公司都纷纷成立自己的“影业公司”,直接入局电影投资、宣发等关键环节。互联网影业自己投资的电影放上自己的平台,再加上中国的传统院线势力并没有美国那么庞大,观众线上收视习惯早已养成等诸多原因,中国的“互联网+电影”发展速度非常快。

  进军美国电影业的前路如此崎岖,Netflix 也为自己准备了“硬闯不行”的另一条攻城之道:独立电影。

  2015 年开年,Netflix 接连宣布了一系列原创电影计划,包括与亚当·桑德勒签约四部原创电影,以及一部环境题材纪录片。而上文提到的《无境之兽》和另一部由凭借《五十度灰》蹿红的詹米·多南主演的《雅多维尔》都是 Netflix 签约的独立电影制片人的项目。

  比起与大制作电影谈判的巨大难度和费用,与独立电影合作似乎更适合作为 Netflix 攻城的第一战。

  不过,不管使用何种手段,变革的号角业已吹响。Netflix 首席执行官 Reed Hastings 透露,2016 年 Netflix 将拥有 20 部或者更多的原创影片,而这些影片也将通过流媒体服务与观众见面。


更多精彩:
上海看妇科病哪家医院好 https://yiyuan.120ask.com/art/289397.html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
TOP